<option id="6ksmu"><xmp id="6ksmu">
<samp id="6ksmu"><wbr id="6ksmu"></wbr></samp>
<tr id="6ksmu"><xmp id="6ksmu">
<wbr id="6ksmu"><option id="6ksmu"></option></wbr>
<acronym id="6ksmu"><wbr id="6ksmu"></wbr></acronym>
菜單
微博 QQ

譚木匠的老朋友—Mr.Jose

    2018-11-09點擊:2016    匠人故事

我與Mr.Jose的初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見面是2006年。那時,我入司大約一年,供職于美裕飾品制造部,主要負責設計的工藝轉化及樣品實現。

從收悉的設計資料中,我知曉了Mr.Jose和本公司的合作存在,也有幸接觸到了迄今為止最完整、也最嚴謹的一系列優秀設計方案。Mr.Jose提供的設計資料可謂非常完善,平面圖紙和3d模型數據往往都會輸出好幾種通用格式,以確保圖紙接收方能順利打開,而不會因軟件兼容問題致重要信息遺失。

藉于一次樣品評審會,我有幸和Mr.Jose有了一次照面的機會。這次評審會于Jose先生的首批設計出樣之后,由美裕公司王總親自主持,地點特意安排在美裕制造部所在地(萬州工廠)舉行。該批樣品包含后來堪稱經典的鏤空系列產品,如鏤空首飾盒、鏤空果籃、帶柄鏤空果盤、花瓣形鏤空花瓶等。

1

我印象中的Mr.Jose是一個頭發微卷,胸前懸掛著一副金絲眼鏡,身著牛仔T恤,雅致帥氣,嚴謹專業的歐洲老頭兒。由于語言不通,我們之間的交流全程都是通過李更生老師的翻譯、相互的手勢比劃和手繪圖形的方式來進行的。

我清晰的記得,Mr.Jose當時如獲致寶般的細致查勘,將滿桌的樣品一件一件的與設計原稿進行了比對,端詳到細節處,他就會戴上他的金絲眼鏡,湊近并從多個角度翻轉著仔細的觀察。一有發現和想法,他就用迅速的用左手拿起鉛筆在圖紙上急速的圈點批注,遇到需要研討的重要細節,則熟練的運用鉛筆、直尺、量角器等工具,認真的將局部圖形逼真的移繪到交流用的稿紙上,圖文并茂的向我們講解他的想法和思路。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能夠如此熟練的運用手繪技法對立體產品進行透視表達的設計大伽,其敏捷的思維、高超的專業技法令人嘆服。

值得一提的是,Mr.Jose與我們交流時寫寫畫畫用到的鉛筆、直尺、量角器、橡皮等繪圖工具都是取自于他背包里一個非常精致的木盒里,這些小物件對他而言,或許都有著槍之于戰士的深厚感情,所以,Mr.Jose樂意不遠萬里,飄洋過海的把它們帶到了中國。

透過評審會上Mr.Jose時而興奮時而深陷沉思的舉止、言辭和神情,我能夠強烈的感受到他對自己設計作品的鐘愛、自信和責任感。據我所知,Mr.Jose的設計稿在提供給本公司之前,都要親自用速成的材料和方法做一個實體模型,用以進行必要的方案驗證和修正。所以,勿庸置疑,他所提供的每一份設計方案都是他深思熟慮和辛勤勞作的成果。這也正是他對其設計充滿自信的底氣所在。

在這次評審會上,Mr.Jose說了一句至今仍被本公司羅總監多次引用的經典語錄:“假如這是你們國家總理需要的。”


2

其實,這句話的起因是Mr.Jose在樣品比對時發現鏤空首飾盒側面的三角孔洞的內角不是設計想要表達的尖角效果。我當時給出的答復是,三角孔洞很小且密集,比較適于用立銑刀加工,刀具半徑導致的材料殘留必然導致三角形的尖角效果實現不了。顯然,從設計者的角度,樣品效果明顯有悖于他的設計初衷,所以他一時有了那么一絲小激動,于是就冒出了句“假如這是你們國家總理需要的……”(言下之意是干話不能只圖省事,要舍得花工夫)。當然,出于工藝優化、制作成本及綜合質量效果的考量,我們最終還是通過溝通獲得了Mr.Jose對于打樣方案的理解和認可。

“假如這是你們國家總理需要的”,這句話讓我真切領略到了設計大伽的偏執。可是,同樣有著技術偏執傾向的我沒有絲毫抵觸,這不僅因為他在我面前展現了優秀的專業水準,也不僅是他遠道而來的國際友人身份,而是這句話在特定的語境下,真正能夠給人以莫大的鞭策力。比如,當你接受到一個近乎不可能完成的挑戰性任務時,只要一想起這句話,一下子就會將自己逼入墻角,迫使自己強化實現意愿,增強克服困難的決心。而在另外一些場合,如果將這句話的需求主體更換一下,依然是適用的。比如,當我們在服務顧客的過程中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在心頭默念一聲“假如這是我的家人需要的……”;又如,當我們對于產品的質量瑕疵滋生了僥幸念頭時,在心頭默念一聲“假如這是我自己需要的……”。

在我心目中,Mr.Jose委實是一個極富才華又值得敬重的人。無奈受限于遠隔重洋和語言障礙,我對Mr.Jose的尊敬只能通過以下兩種渠道予以表達。一是極盡可能的完美呈現他每一期的設計作品;二是對設計給出真誠的建議和意見反饋。誠然,上述兩點其實是我對所有設計師都一以貫之的工作原則而已。

很遺憾,因工作原因,我沒能在Mr.Jose上次駐訪公司期間再次目睹其風采。

很遺憾,我還沒能找到機會向Mr.Jose當面討教樹葉果籃的建模方法。

很遺憾,一次意外的硬盤損壞令該次評審會的紀念照片一張也不剩,所以,我今天咬著筆頭,將我對Mr.Jose的印象細細的刻畫一遍。

文| 譚木匠萬州廠技術中心  吳邦駿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確 認
老鸭窝的最新网站